通过两人的聊天
2020-05-21 03:0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徐文英:“我觉得这个农户是蛮可怜的,为什么?辛辛苦苦,抓来的也是,自己养的也是的,母猪生下来,这么小、这么长这一点点,养到要200多斤,这个还要赔钱,这么辛苦,将近一年的功夫,一点钱也赚不到,你说怎么办。|| 我为他们真的不好说话。我说这是行情,不要怪谁。所以这个养猪,这个风险很大。”

每天下午四点,是龚小弟喂猪的时间。村里的养猪农户大多是自繁自养的模式,从母猪生下小猪到出栏,需要八个月的时间。每天早上6点,龚小弟都要起床开始给猪喂第一顿饭,300多头猪喂一遍就需要两个多小时。55岁的龚小弟每天都要往楼上的猪舍挑320斤的饲料,一天光喂猪的时间就要花去5个小时,然后还要打扫猪舍,经常是一天下来累得腰酸腿疼。他说这些都不算什么,让他最操心的是把小猪养大过程中遇到的疾病防疫等问题。龚小弟:它太小,像个小婴儿一样的,不好管理。不注意就死亡的,有时候拉稀不注意就要死亡了。天热不大好养、天冷也不大好养。”

嘉兴市新丰镇竹林村卖猪经纪人徐文英说:“太大了,体型不好,太肥了,卖不掉,他不要,回去卖不掉这个猪。”无奈之下,徐大姐只能带着朱老板继续寻找买家。

今天,饲料店又给他送来了他昨天刚定的120包玉米。在这间小屋里,我们看到很多他这两三个月来购进饲料的欠条。龚小弟告诉记者,有8100的,还有9000的多,一共大概欠了二十几万。今天,龚小弟购进了了18720斤玉米,又欠下了2万多块钱的账。这些钱都只能靠卖了猪之后才能还上。我们看到,送饲料的车开走之后,龚小弟将铺在地下接住碎玉米粒儿的塑料布兜进屋里。尽管有自己加工的饲料,但龚小弟还是会到猪舍旁边的地里去割草。

从去年上半年到现在,许师傅已经亏掉了将近15万块钱左右。许金华告诉记者,自己看着这些猪,心情都麻木了,赚不到钱,心情也不好,赔的多了,就麻木了。随他们了,要来抓抓几头,不来抓算了。几年的猪价让许师傅觉得很无奈,很多时候,他经常怀念起2011年的好光景。

她叫徐文英,是竹林村专门给养猪户联系买家的经纪人,今天,她帮顾海民卖了32头猪。这一刻,顾海民一年的辛苦马上就要得到兑现。对于一个养猪户来说,生猪出栏的时候就像是农民丰收的时候,可这一刻,拿着卖猪的钱,看着即将拉走的猪,顾海民的脸上一点都没有丰收的喜悦。

其实,尽管做着经纪人,徐大姐家多年来也一直在养猪。去年养猪赔了好几万,现在这个最大的猪舍全空了。徐文英:“就是刚刚抓来130个猪,就赔了五万块钱,那么以后又抓了两批,又是一批是赔了八千块,一批是赔了一万多一点,以后就不敢抓了,就不抓了,就不敢抓了。”嘴上虽然说不想养了,可在屋后的小猪舍里,徐大姐家还是养了80几头猪。徐文英:“就是怎么说呀,空落落的,干吗呀?去干吗呀,就是顺便养几个好了,就是这样,怕以后行情好了一个猪也没有,怕行情不好的时候赔的太多了,就是这样,所以抓几个来养一养。”

现在,剩下20几头猪的许师傅也不敢再补栏了。从去年猪价逐渐下跌开始,许师傅就开始又缩小养殖规模,母猪的存栏量从22头,减少到3头。许金华:市场价位不高,母猪养着也是,养一年白养了,赚不到钱了。其他的母猪都卖掉了。”减少养殖生猪规模的农户不只是许师傅一家。从2011年的每斤11块多钱到现在的每斤6块钱,面对过山车般的猪价,看着空空的猪舍,许师傅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补栏的好时机,是否补栏,让他陷入了两难。许师傅说,生猪价格涨了一年能挣个十几万,价格跌了,赔的也不止十几万。对于生猪价格,很多养殖农户还是希望能够平稳一点。

对于未来的生猪市场行情,龚小弟还抱有一线希望,虽然亏损的大局已定,但他还是想挣扎着,希望能将损失降到最低。第二天一大早,龚小弟骑着车,想去镇上打听一下行情。村里很多的养殖户有时经常会聚在镇上饲料店里聊聊天,这也是他们了解市场行情最主要的方式。显然,现在大家无一例外都在亏钱。他叫许金华,也是竹林村的养猪农户,去年下半年养了150头猪,现在陆续卖得就剩下20多头了。而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浙江省嘉兴市新丰镇竹林村村民许金华说:“我引进的时候是8块8毛5,现在只能出售的时候是6块7毛,这个差价有两块多。(每头猪)能亏掉400多到500,价格低一点的200多到300。”

跑了一个上午,连着好几笔生意都没谈成,做了将近10年经纪人的徐大姐说,现在的行情农户的猪卖不上价钱,收猪的猪贩收的量也少了,自己的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干了。徐文英说:“走出去不好说话,然后觉得赔本,今天说不好就是翻脸,不要卖了、不要卖了,就走掉好了。有时候谈价格的时候差5分、差3分都不行。”虽然几笔生意都没谈成,但养猪出身的徐大姐也理解养猪户的难处。

海兴养殖厂是标准的生猪规模化养殖基地,有500头母猪的养殖规模,每年出栏的生猪都跟固定客户签订了合约,所以不管市场上生猪行情如何,他们每年都要保证固定的出栏量。范顺康说:“保证每个月的存栏是800到1000,卖猪也是800到1000。”面对现在不断下跌的生猪价格,和不断上涨的饲料成本,为了尽可能的降低损失,范厂长也动起了脑筋。范顺康说:“以前让它吃的蛋白稍微高一点,让它长得快一点,现在就是让它这个价值成本,给它搞一点精饲料让它吃,这样成本拖延了半个月、一个月,看看能不能价钱上去。”

为了了解现在生猪市场的行情,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又找到了经纪人徐大姐,她正带着杭州萧山的猪贩,在竹林村附近的凤桥镇收猪。徐大姐今年50岁,多年来家里一直养猪,但因为养猪的风险高,多年来也认识了很多买猪、卖猪的人,久而久之,逐渐做起了经纪人的买卖。两人协商了一会,谈好了价格。

这家的猪不论在体型和大小上,朱老板基本还算满意,看完了猪,他们准备坐下来谈谈价格。由于双方的价格不一致,始终没有谈成。这样尴尬的场面,徐文英最近几乎每天都会碰到,但作为中间人的徐文英还是想尽力促成这笔生意。面对僵局,徐文英只得给朱琴的爱人顾林忠打电话商量价钱,五分钟之后,顾林忠回到了家。在得知朱老板给出的是每斤6块钱的价格之后, 顾林忠觉得怎么都接受不了。通过两人的聊天,听得出来,朱老板和顾林忠算是老相识,但在这次猪价不断下跌的狂潮中,面对各自的利益,情面只能暂时摆在一边。尽管亏损已成定局,但顾林忠夫妇还是希望能将损失降到最低。两人经过谈判,得到的效果却没有,苏州市食品有限公司肉联厂工作人员朱德章说:“那么你们愿意卖什么价是你们的事,碍我们什么事。卖的快也和我们无关,你哪怕卖八块,这个东西我们管不着的。”这一轮谈判又没谈拢,顾林忠思前想后,觉得亏得太多,怎么都舍不得卖。僵持了40分钟,经过两轮回合之后,大家还是不欢而散,这笔买卖最终没能谈成。

老沈显然对目前的价格很不满意,一边和收猪人讨价还价,一边抱怨,现在的猪价基本上都是猪贩说了算。而收猪的猪贩告诉我们,现在出栏的生猪比较多,市场上的猪肉价格又一直下跌,他们的生意其实也并不好做。徐大姐不停的接着电话,昨天苏州的朱老板又来买猪了,安顿好这边的生意,徐大姐赶忙前去汇合,带着朱老板去挑猪。看了一圈,朱老板似乎并没有看上这家农户的猪。

浙江省海盐县海兴牧业有限公司场长范顺康说:“这里有300多头吧,这里200多头,像这种猪都可以卖了,像这种猪都是亏本亏了200多。”现在,海兴养殖厂有3个猪舍的猪在等着卖。从春节过后,范厂长已经卖出1000多头猪了,和竹林村很多的养殖生猪的农户一样,海兴养殖场每卖出一头猪都也要亏损200块钱左右,还不算人员工资和猪舍管理等费用。

近段时间,生猪价格一路跌跌不休。从春节前的将近九块钱,一路跌到现在6块多钱。这样的价格已经跌破了大多数养殖户的成本。为什么每隔三四年,生猪价格就会像过山车一样产生巨大的波动?现在养猪户的日子过得怎么样?我们的记者分赴浙江、河北和陕西进行了调查。今天我们首先先来关注浙江嘉兴。

2011年,许师傅靠养猪挣了16万。尝到了甜头的许师傅扩大了养殖规模,比往年多养了将近两三百头猪,竹林村很多的农户都在不同程度扩大了养殖规模,可没想到今年的猪价却跌到了6块钱一斤。平均两到三年,猪价都会暴涨暴跌一次。2007年国家出台养猪补贴政策之后,很多社会资本进入养猪行业,更加剧了猪价暴涨暴跌的局面。

这天下午,徐大姐来到竹林村村民龚小弟家的猪舍看猪,打算为他联系买家。他的猪大多已经长到将近300斤了,所以有些不太好卖了。徐文英:这个猪有几个蛮胖的,有几个也不胖。上次我说七百块也不卖、八百块也不卖,现在赔了多少钱我问他。那可惜了。他以为要涨上去的,不会跌的这么厉害的。”在这个猪舍里,超过200斤以上的猪有120多头。不好卖不说,每头猪每天还吃掉6斤的饲料。龚小弟:“我现在这个猪卖不出去了,现在一天饲料一千多斤,光亏本亏了要几百块钱了。”

而前不久黄浦江的死猪事件,让竹林村的很多养猪农户更加担心,本来就不断下跌的猪肉价格会跌得更厉害,从而遭受更多的损失。新丰镇竹林村是嘉兴市最大的养猪大村,全村1400多户农户中,有906户村民都在养猪,生猪养殖占全村收入的85%。

据统计,目前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高达5068万头,生猪存栏量为44813万头,均处于历史高位。国家发改委发布蓝色预警信号,预计未来三个月,猪价深度下跌的概率较大。价格上涨,就多养猪,养多了又跌价。猪周期的话题大家没少探讨,但猪周期还是不能避免,说到底还是因为养殖有很大的盲目性。如何提升其中的技术含量?事实上,农业部在全国有4000个监测点,每个月都会发布关于生猪存栏情况的变化信息。那么这些信息如何能够及时传达到每个农户?如何建立一个更加方便透明的信息平台,让养殖户都能既方便地发布信息,也能及时地了解各地存栏数量和出栏时间,从而安排好自己的生产,让良性的市场窄幅波动取代大起大落的伤害。让我们一起努力,做好这样的系统性建设。

从今年春节过后,龚小弟卖猪已经赔了三四万块钱,这辆破旧电瓶车本来打算开春之后买辆新的,但现在也只能凑合着用。龚小弟现在就等着把这些猪卖了变成钱,这样就能把所有的欠账都还上了。这天,徐大姐带着猪贩来买猪了。两人经过一番谈判。买卖没谈成,徐大姐很无奈,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尽管还有些犹豫,龚小弟还是决定咬牙再坚持几天,等等看。

我们到达竹林村的这天是村民顾海民卖猪的日子,现在正在过称装猪,价钱在十分钟前刚刚谈好。顾海民告诉记者,今天的猪价6块钱都算高的,5块8的都有,及时6块钱的时候,自己也亏二百到三百。每斤6块钱的价格卖了亏钱,可对未来的市场顾海民也并不看好,权衡之下,他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。

猪价下跌,饲料价格上涨,生猪养殖户两头受压,导致养殖户大面积亏损。不过从今天的故事中我们也看到,今年生猪价格下跌不仅仅是因为春节过后,国内猪肉需求进入传统淡季,更重要是2011年生猪价格上涨之后,很多农户不断扩大养殖规模,势必造成供给严重高于需求。中小规模的养殖场面对猪价下跌备受打击,那么国家鼓励的规模化养殖厂的情况又是什么呢?他们又有着什么烦恼呢?

对于不断暴涨暴跌的猪肉价格,范厂长也很无奈,和许多养殖户一样,都希望生猪价格能够平稳一些。有着30年养殖经验的范厂长告诉我们,猪价上涨,养殖户扩大规模,造成市场上生猪供大于求,导致价格下跌,然后养殖户缩小养殖规模,再造成市场上供不应求,价格再上涨,不停循环。养殖户随行就市,是生猪价格也在不断暴涨暴跌的根本原因。

在竹林村养猪主要以小散户为主,2012年全村的生猪存栏量达到4万多头,出栏量达到14万头。按照标准,土地面积8000亩的竹林村只能承载1600头的养殖规模,14万头的生猪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了标准,不论是天气变化,还是疾病传播,甚至是一个突发事件都会让这里的小农经济变得更加脆弱。为了节省养殖成本,龚小弟喂猪的饲料都是买来玉米、豆粕等原料自己加工的。龚小弟告诉记者,能便宜个四五块钱。每天,龚小弟都要打出1000斤饲料来喂猪,虽然今年猪价下跌,但饲料的价格却一直在往上涨。

前面我们看到,徐文英这个经纪人还真是不好当。一面是养猪户嫌价钱低不愿意卖,一面是猪贩拼命压低价格。生意一笔笔落空,都是猪价惹的祸。为什么今年生猪价格这么低?养猪的农户亏损情况到底怎么样?一起来看看养猪农户们的故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acl.com.cn福建省南安市雇钦胀装饰材料有限公司 - www.aacl.com.cn版权所有